滴下石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战国大枭》战国大枭 小说 YAOI 战国大枭主角是秦南楚,李敢的小说

战国大枭

《战国大枭》

柴门犬 著

已完结 历史 秦南楚,李敢 阅文集团

《战国大枭》为柴门犬最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像涉及到封君这种级别的案件,早已不是县令能够处理的了,当由郡守、郡尉出面。郡守白进又兼任北部军将领,平日往返于治所郡署和一百里外的北军总营,掌管军务和全郡各县事务。上旬正值军中秋训,那晚听说九原君遇刺

855次点击 更新:2020-04-27 17:03:29

免费阅读
《战国大枭》为柴门犬最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像涉及到封君这种级别的案件,早已不是县令能够处理的了,当由郡守、郡尉出面。郡守白进又兼任北部军将领,平日往返于治所郡署和一百里外的北军总营,掌管军务和全郡各县事务。上旬正值军中秋训,那晚听说九原君遇刺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像涉及到封君这种级别的案件,早已不是县令能够处理的了,当由郡守、郡尉出面。

郡守白进又兼任北部军将领,平日往返于治所郡署和一百里外的北军总营,掌管军务和全郡各县事务。

上旬正值军中秋训,那晚听说九原君遇刺,刚启程又连夜折返,安排好相关事务后又回到大营,最近都不在城中。

就算他在,这事儿也不属于他的职权范围,自有郡尉新垣安主理,九原君遇刺,也由此人亲力亲为进行调查侦破。

要说女刺客真的来去无踪实在有些夸张,当晚郡廷的吏卒沿着里巷一路搜查,就有里监门上报说曾听见屋顶传来异响,不过声音很轻,而晚上又常有夜猫在房头打闹,便也没当回事。

直到吏卒们将这些里监门的供词串联起来,才推测出这一连串的响动是往城东方向转移,又在进山的泥路上找到了半个脚印。

脚印很新,上面还沾着里巷屋顶的茅草屑,应是那刺客留下的。

顺着鞋尖方向又继续发现了些折断的枝丫,到得一棵树前却没了痕迹。

“下官当即下令搜山,包括沿途的村庄农舍,全部逐一排查,几日之后,便有吏卒在林间发现此物。”

新垣安说着将手里的方巾送至将离面前,展开之后露出一颗晶莹透亮的宝蓝色琉璃珠。

“这是……”

将离皱了皱眉头,这个琉璃珠的工艺好像不是战国时代所能拥有的水准,不过他记得曾经从战国墓中出土过玻璃杯,极具现代风格,比起那个,眼前的琉璃珠却好像还算正常的。

新垣安继续说道:“此物为蜻蜓眼,乃南楚贵族饰物,由滇国以西的西方极地所传入,极为罕见,眼下却出现在我天秦北境,又在山林之间,实非寻常。”

细瞧这琉璃珠,图案为三组蓝白相间的同心圆,剔刻成微微鼓眼的样子,便是“蜻蜓眼”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有一些明黄色作为点缀,色泽夺目。

将离将它举到窗边,发现这珠子透光率很高,能在手上映照出绚丽的蓝光,美轮美奂,效果不落于玻璃弹珠,中间有一贯穿的孔洞,看样子像是可以穿绳。

“所以……这跟刺客有什么关系?”

“想必公子是知道牵机阁的,下官也是听咸阳颇有见闻的同僚提起,说那牵机阁以一人为首,而他手下又有四名直属的门徒,均不是泛泛之辈,其中有一人原是南楚国的旧贵,不知怎的沦落为阉人,为牵机阁行暗杀之事,这蜻蜓眼当是那人所遗。”

“阉人?”

将离在脑中仔细回想着那刺客的模样,面容俊俏,身形纤巧,力量很大,就算样貌上或许是个极美的男人,但从身形轮廓来看绝对是个女子,且音色也是女声无疑,没有半点阉人的那种怪声怪调,而且她有胸……

于是摇摇头说:“行刺我的是个女子,我确定。”

新垣安拱手道:“下官也从未说过行刺公子之人是阉人。”

“那郡尉是何意?”

“当是牵机阁来了两名刺客。”

听到这话,将离一秒头大,一个女刺客已经够烦的了,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个阉人刺客,不过这随即令他产生一个疑问:“既然一人行刺失败了,那另一人为何不助她完成?”

新垣安缓缓说道:“想必公子是不太了解这些人的,且听下官细细道来……”

按这位郡尉的说法来解释“刺客”这两个字的话,其实是基于剑客基础之上的另一种身份:伺机出剑的人。

所以一个剑客所具备的东西,刺客也应当具备,并且会坚持一些形式,比如长剑之于自己的意义,又比如剑客执剑的尊严。

早些年扬名天下的刺客如曹沫、专诸、豫让、聂政,或为国恨或为私仇,无论成功与否,都是立意明确,目标清晰,谨遵自己心中的信条,其行为也多为后人所称道。

所以不乏效仿者,或为义,或为仇,而这几年,开始为财。

天秦南楚两立以来,战事骤减,征兵也有所缓和,总是有些散兵游勇,不入行伍不想仕途,还不种地,买了把剑就自称剑客游侠。

这个人群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行得正的自有名声,虽不合正统之道,但他们言必信、行必果、诺必诚,甚至会倾尽自身所有以救他人于危难。

他们往往有着强烈的复仇情节,处事极端,或一诺千金,或以死相搏。

当然也有另一个反面,既不轨于正义,又没有个人底线的坚守,只知道收钱办事,以替人消灾为业。

“少年恶子”、“闾里少年”为了金钱常常铤而走险成为暴徒或剑客。

可以说这类是:收了钱而伺机出剑的人。

无论正反哪种,这些人都追求着一种讲究的做派,便是只能孤身行动,没有外援,也从不以群攻得手,甚至会存在些微的精神洁癖,那就是:我一个人能行。

并不是没有两人刺杀一人的先例,只是即便成功了,但这两人的能力就会同时被人看低一等,不利于口碑的树立。

水平不高的游侠剑客,很多都被官府抓了去,经过一番训狱,供辞具在、证据确凿后,根据罪行程度的轻重,判黥面至弃市不等。

若是弃市,则为当街车裂或腰斩,毫不留情,以求震慑人心,即便这样,高额的报酬还是另很多人铤而走险。

其实这许多年来,法律执行得并不如当初那样严格,也总能有人钻到孔子。

像牵机阁这样的,据说组织严密,规矩繁多,不知由何人所创,套用现代的说法,就是一家刺客事务所,至今从未有一人被抓。

不过在将离看来,哪有那么神秘,不过就是个打着文雅名号的犯罪团伙。

而吊诡的地方就在于,正因为刺客“孤身行动”这一作风,竟让将离有了喘息的空间,若是两人一起上的话,自己怕是又要穿越去别处了。

“虽说牵机阁逍遥法外,就连是属于天秦还是南楚的都未能得知,不过下官也当履职将此事上报于内史,现特来知会公子一声,无论咸阳作何处理,公子作为王族封君,所遇大小事件,都应于宗正处有所记录。”

“好,郡尉自当如此。”

将离点点头,心中却道:指不定就是咸阳那边派来的刺客呢。

而那句“无论咸阳作何处理”的意思,大概就是“咸阳不想搭理”了吧,看来自己真的是很不受那边待见啊。

新垣安说这句话应该并没有多余的意思,阐明事实而已,尽责走个流程罢了。

今日他来只是对先前的调查结果跟将离作个汇报,至于破案一说,两人都心知肚明。

有关牵机阁的事件,那是国际难题,天秦南楚两国,无论王族贵族或是商贾百姓,均受其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待新垣安离开后,李恒的儿子李敢来送口信,说是请九原君明日去一趟工坊,是八百支杀矢等待验收的事。

将离点点头,这是早就提上日程的,自己原本就知道,便接着又问他袖剑有没有消息了。

李敢毕恭毕敬地拱了拱手,答道:“尚在制范,今日已经送烧了几个。”

“好,知道了。”

将离想着自己还是有些急了,这才没几天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做出来,光是制范都还有的等呢。

希望李恒那老头是什么欧冶子转世,能为自己铸得一把绝世罕见的袖剑,呵。

还是想得太美,那袖剑只要能通过惯性甩出来就行,收不收得回去都不一定,所以还是得靠自己。

之后将离开始练拳,擒敌拳和八极拳……

擒敌拳是怎么都忘不掉的,动作也不多,一遍一分钟。

而那已经是成为条件反射的肌肉记忆了,即使换了副身体,适应之后进入节奏,便根本不用去想下招,一套动作自然就出来,韧带却比较僵硬,弹踢和侧踹还做不到位,也是没办法的。

八极拳跟过一位师父,只是学了些基本功,习得了些入门的架势。

但八极拳的精髓在“劲”,发力是关键,讲求寸劲和爆发,拳风刚猛暴烈,杀伤性极大,又刚柔相济,攻守兼备。

必须真正沉下心来把劲力练好,才能发挥这种拳的真正力量。

将离现在有足够充分的时间,让他慢慢定心练拳……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柴门犬)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战国大枭》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