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下石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一点都不甜》一点都不甜txt上山 同人女 一点都不甜强攻

一点都不甜

《一点都不甜》

羲夏Xx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胡颖,程瑾瑜 阅文集团

此回给兄弟姐妹们推荐羲夏Xx创作的现代言情作品《一点都不甜》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胡颖,程瑾瑜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连日来持续升高的温度让这座城市节奏加快,尤未未像被上了马达,过着紧凑的三点一线生活。学校、家、分局。偶尔来授课的肖宇像是铁了心磨炼尤未未,只要没有必修课,就一定能在大礼堂寻摸到她的身影。托肖大警官的福

298次点击 更新:2020-06-29 11:01:47

免费阅读
此回给兄弟姐妹们推荐羲夏Xx创作的现代言情作品《一点都不甜》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胡颖,程瑾瑜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连日来持续升高的温度让这座城市节奏加快,尤未未像被上了马达,过着紧凑的三点一线生活。学校、家、分局。偶尔来授课的肖宇像是铁了心磨炼尤未未,只要没有必修课,就一定能在大礼堂寻摸到她的身影。托肖大警官的福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连日来持续升高的温度让这座城市节奏加快,尤未未像被上了马达,过着紧凑的三点一线生活。

学校、家、分局。

偶尔来授课的肖宇像是铁了心磨炼尤未未,只要没有必修课,就一定能在大礼堂寻摸到她的身影。

托肖大警官的福,才大三的尤未未成功打入已经半工半读的师哥师姐的队伍中。上周,跟了肖宇挺长一段时间的赵宇恒被外派到D省学习一个月,直接导致尤未未代替他的位置跟在肖宇后面——发资料。

为什么明明想要靠脑子,偏偏生活非要她做苦力。

接到刘成然电话时,尤未未刚好走出大礼堂,经过肖宇提前的恶性锻炼,她现在竟然能看着一屏幕的血迹吃面包,也不知这是种堕落还是进步。

“师哥。”

‘未未真不好意思,这几天我一直在帮你查口供记录,可惜时隔太久而且这种跨省市提取,我现在的职位还没权限。’

尤未未听到‘不好意思’时,就知道这事儿肯定没着落了。

“是我不好意思才对,真是太麻烦你了。”

双方各自客气了几句,电话挂断时,肩膀一垮。

希望报的太大,失望来临时让她一时间难以消化。

当年案件是在S省结的,连刘成然都查不到,更何况还在念书的自己?她手里没有一条线索,单单凭借那个执念要熬到何年何月才抓得到那个人!

尤未未低着头朝寝室走,学校的床位她没退,一般第二天有必修课时她都睡在学校,景致小区离分局近,尤未未权衡再三,也打算继续租,总觉得有什么事被自己遗漏了?

推开寝室门,只有胡颖在,另外两个姑娘是刑侦科的,比她还神出鬼没。尤未未最羡慕的就是她们,然而她自己分数合格,身高却不合格。

没办法她只能读涉外警务,北方女孩最低身高160,南方最低身高158。苍天可鉴,158的尤未未差点被自己的遗传基因打败。

好在她英语不错,学起来也不算吃力,可惜她是个没出息的,也没想过以后干出个什么名堂,能在家附近做个小警察就足以。

“今天住学校?”

尤未未摇头,答应了师姐明天去分局的。

“回景致……我想起来了!”尤未未总算记起被自己遗忘的事是什么了!沈清风走后,空出了一间房,早就想租出去的,上次被耽搁后,竟然就忘了。

胡颖幽怨的瞪了一惊一乍的尤未未一眼才说道:“晚上陪我去喝酒吧。”

“借酒消愁?”她没点破上次胡颖醉后的胡话,说着边缘话。

“放屁!庆祝老娘失恋,不醉不归!”

还说不是借酒消愁!

“失恋的人最大,我要吃小龙虾。”

在学校磨蹭到六点多,两人坐上出租车,学校到闹市区得大半个小时,尤未未瞥一眼兴致勃勃的胡颖。

“你确定你不是恋爱了吗?”

胡颖义愤填膺的反问道:“难道我的伤心不明显?”

尤未未在心里反驳,明明一脸的兴奋,真怕她突然会笑出声来。

“我不就多去了两趟分局吗,你啥时候恋的我都不知道,你这儿就失了。”

——

到市区后,尤未未领着胡颖到分局附近,这里的小龙虾味道特别的足。

她特意选在这里,毕竟两个姑娘家万一喝醉了也挺危险,这里不到一百米就是警察局,步行十分钟就是景致。

“一会儿真喝多了,警局旁边就是酒店,我直接扔你到那儿。”

点了两份现成的下酒菜,上了两瓶二两的白酒,没等小龙虾上桌,两人就着煮毛豆就开始喝起来。

“你究竟跟谁谈恋爱啊?”

胡颖大大咧咧剥开豆壳,一粒一粒往嘴里塞着毛豆。“没谈啊。”

一个豆壳砸在她脸上。

尤未未语气加重,“没谈你失什么恋!”

“就是没谈才失恋啊!”

合着是单相思表白被拒了?

“你不会喜欢上次那个小学弟吧?”

喜欢你妹的小学弟!胡颖瞪了尤未未一眼,脑子里装的屎?

两个人边喝边聊,一个总是摸不到重点,一个问了也不愿意点透,心情同样低落的开始闷声喝大酒。

桌上的空瓶越来越多,连一向酒量不错的尤未未都开始犯迷糊。

街边夜摊很多,喧闹声一直充斥在耳边,胡颖嘀嘀咕咕吐出一个人名,尤未未没听清,眼神认真的等着她再说一遍时,胡颖脑袋一低。尤未未还以为她在啃龙虾,久久不见她抬头,伸手一碰,才看到她含着龙虾醉过去,塑料手套上的油渍蹭了一脸。

头顶吊着的暖灯撒下淡黄色的光晕,尤未未埋着头,两只手一掰,毛豆壳从中间分开,往嘴里一挤,满是豆香。

小手飞快的在盘子和嘴边动作,直到一碟毛豆被她捡了个干净,才委委屈屈的撇嘴。

“没了……”

眨巴眨巴眼睛,还在盘子上的指尖又碰到凉凉的东西,顿时一喜,满满一碟。

纤细的手指又重复着挤毛豆的动作。

夜,在这一刻特别的漫长。

难得睡了个懒觉,手机闹钟响起时,尤未未才惺忪的醒过来,今天要去分局帮忙。

放开怀里的抱枕,从身上掉下纸盒,尤未未没在意,舒服的撑懒腰,手才举过头顶,后背突然悬空,还没来得及找到支撑点,咚的一声掉在软软的地毯上。

景致好像没铺地毯……

一睁眼,周围陌生的环境,尖叫还在嘴边,回头就安心了。

胡颖横躺在纯白的大床上,发出小声的呼噜。

小妞酒量深藏不露啊。她都醉的断片了,啥时候被带到酒店的都不知道。捡起掉在地上的不同颜色盒子,醒酒药,难怪宿醉后脑袋也不疼。

想想都后怕,幸好胡颖带脑子了。

可惜带脑子不带良心!把自己扔小沙发上睡了一夜,腰酸背痛的,低头一闻,满是酒味。摆在床头的时钟指着8点20,还要回景致换衣服,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放任胡颖继续睡觉,她小跑着回到出租屋,紧赶慢赶到警局时,还差几分钟九点。

紧张感消失后,才觉得肚子饿,嘴里有淡淡的苦味。

分局前面有个早餐店,尤未未虽然肚子饿,奈何昨天喝了太多酒没什么胃口,就想喝点热的。现在已经过了买早餐的高峰期,时间上应该来得及,何况她不是在编人员,不需要打卡。

——

“吃面还是喝粥?豆浆油条还是银耳燕麦?”

程瑾瑜望着一排排带图的小字,眉头紧皱。

昨天早上吃了一碗面,今天要不按顺序吃豆浆油条?

艰难的指着油条,在开口前一秒又突然反悔,手指顺移到大蒸笼上。

“肉包肉包。”

说完脑袋一撇就怕自己又改变主意,坚决不再看放满食物的前台。

“老板,热的燕麦粥有吗?”

有些微哑的声音在店门口响起,程瑾瑜后背一僵没敢回头。期盼着她赶紧买完走人时,赵升恒已经挥手跟人打招呼。

MD!

尤未未礼貌的点点头,看着桌干净的桌面客气道:“你们吃了吗?”

赵升恒头才摇了一半,就被程瑾瑜伸手按住,强行点点头。然后后颈被拎,直接将一米八的大高个薅起来,脑袋往咯吱窝一夹,抬脚就走。

路过那个娇小身影时,程瑾瑜急促的回答:“吃了吃了。”

说话间躲躲闪闪都不敢看尤未未一眼。

跨出门口,老板娘仰着笑脸,“肉包店里吃还是打包?”

程瑾瑜缩了缩头,瓮声瓮气的答道:“不吃了不吃了。”

看着远去的人,咬了咬吸管。

我是什么可怕的传染性病菌吗?

精彩评论

相比作者(羲夏Xx)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一点都不甜》: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胡颖,程瑾瑜)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现代言情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胡颖,程瑾瑜)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作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