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下石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重乾皇后传》纯元皇后传游戏下载 MB 重乾皇后传娘受

重乾皇后传

《重乾皇后传》

木孤水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白依阑,墨渊 阅文集团

《重乾皇后传》是木孤水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情节空前绝后,文笔行云流水,可以一阅。得知白依阑要进宫去拜见午阳公主,李氏有些担忧。但想想之前的公主之前送白依阑的礼物,而且还留宿白依阑一晚,估计二人是成了朋友。何况白依阑说上次午阳公主曾留话给她,让她病好了务必进宫一趟,把没教完的部分补

968次点击 更新:2021-03-30 19:21:27

免费阅读
《重乾皇后传》是木孤水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情节空前绝后,文笔行云流水,可以一阅。得知白依阑要进宫去拜见午阳公主,李氏有些担忧。但想想之前的公主之前送白依阑的礼物,而且还留宿白依阑一晚,估计二人是成了朋友。何况白依阑说上次午阳公主曾留话给她,让她病好了务必进宫一趟,把没教完的部分补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得知白依阑要进宫去拜见午阳公主,李氏有些担忧。但想想之前的公主之前送白依阑的礼物,而且还留宿白依阑一晚,估计二人是成了朋友。何况白依阑说上次午阳公主曾留话给她,让她病好了务必进宫一趟,把没教完的部分补上。白依阑再三保证只去公主寝殿。李氏虽然不乐意白依阑和皇室接触,但也不好阻止她这一次。

白依阑看着巍峨的青砖黛瓦,手心里不知怎地竟然沁出了汗,不知是不是上次进宫的阴影太大了。她侧过脸看了看碧鸾,她是第一次进宫,从紧抿着的嘴唇可以看出她的紧张。白依阑拉住碧鸾,安慰她也安慰自己说:“没事的,都会好的。”

等到了云深馆,午阳公主见了她未语先笑,然后还是拦着她不许行了全礼。午阳公主遣了其他人,邀白依阑在正殿品茶:“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接你进宫玩呢,上次说喜欢你那一舞,想让你教我,是真心的。这次正好补上。”

白依阑也没绕圈子:“上次的事情,多谢公主,实在无以回报,这一舞依阑自当倾囊相授。不知公主上次所提及的太子的话是否还作数?”

午阳公主点头:“之前二哥跟我说你还会再来,我还不信,果真让他猜着了。二哥他早就撂了话,无论你什么时候过来,他的话都有效。但他说过宫里见面不方便,他会找时间和地点在外面见你的。我会把你的话转给他,你且回府等信儿就行。”

白依阑闻言松了口气。二人遂不再谈论这个话题,改聊音律舞蹈。白依阑信守诺言,教了午阳公主那一舞征未还。这次二人没有出去借剑,而是折了两个树枝,习了起来。午阳公主很是聪明,学起来很快,只是大约是从未提过剑,动作看起来柔美有余,而力道不足,始终无法舞出那一曲的厚重感。

午阳公主倒不太在意,也知道这样的舞剑可能不大适合自己,一旦学会了便停了练习,又和白依阑切磋起其他曲舞。白依阑和午阳公主这一天下来倒是关系拉近了不少。等白依阑离宫的时候,午阳公主已经仿若闺蜜般拉着她恋恋不舍。

这一次,午阳公主依然派了陶女官送了白依阑回去,还再三叮嘱白依阑有空来云深馆找她玩。

白依阑回去不过两三日,陶女官便借口午阳公主有赏赐又来了。给白依阑传信说,太子约她三日后到必得楼相见,只要和店家报是午阳公主的客人,店家自会带她过去见太子。

白依阑依稀听说过这必得楼,是离城南光禄所不远的一个酒楼。每年官员的选拔都是在光禄所进行,所以很多官员会在必得楼宴请上级同僚,希望自己官运亨通。这酒楼也是应了那必得进选之意。

到了约见那日,白依阑找了个买东西的借口,倒是顺利的带着碧鸾出门了。她心里有些忐忑,生怕这次自己再弄巧成拙。但解除婚约的渴望还是压倒了一切,让她不得不走这一趟。

等到了必得楼,按照陶女官的说法报了名号,掌柜亲自迎接出来,没有带她到必得楼的包厢,反而绕到了后面的一座小楼里。说是她要见的人在三层等她。

白依阑很少到南城来,还不知道在这必得楼之外还有这样隐秘的小楼。楼里的装饰奢华,空气中还浮着一种淡淡的幽香。上了三层,只有一个房间,她推开门,发现宇文墨渊正立在窗口,而他身后站着的另一个人正是上次在闹市驾车的那个年轻人。

白依阑规矩的给宇文墨渊行礼。宇文墨渊回了身,看着她满意的笑笑,说:“你肯来便好。”接着便吩咐身边的人:“”周琦,你去带白姑娘的婢女下去等着,没孤的允许,谁也不许放上来。”周琦恭敬的领了命,要带碧鸾下去。但碧鸾脚步并不移动,只等着白依阑的指示。

白依阑听到宇文墨渊的话,身体一僵,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今天过来的主意是不是错误的,犹豫要不要立刻离开。宇文墨渊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又说:“你不要胡思乱想。只是我们今日所谈之事,比较机密,我不想让第三个人听到。”白依阑想想,也能理解。再想着碧鸾就在楼下,要是不行,自己大喊一声估计她也能听到。咬了咬牙,还是让碧鸾随周琦下去了。

待到房间里只剩下白依阑和宇文墨渊二人,白依阑紧张的连坐下都不敢,站在离宇文墨渊一丈开外,开口道:“今日殿下能拨余相见,臣女不胜感激。臣女听午阳公主讲,殿下愿意助臣女一臂之力解除婚约。不知殿下可有何良策?又有何条件?”

宇文墨渊看到白依阑连鼻子尖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忍着笑说:“你不必这么紧张,我今日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这里的熏香,我也之前派人再三确认过,都是没有问题的,你大可放心。对了,你可会弈棋?”

白依阑诧异他的问题:“回殿下,臣女只会胡乱下几子而已。”

宇文墨渊指了指房间角落里的一个小几:“会下就行。坐过去。先陪我对弈一局,若是能胜我,我便把我的法子和条件都告诉你。”

白依阑这才注意到,小几上摆着棋盘,两张兽皮铺在两侧地下。白依阑心里暗骂宇文墨渊,不谈正经事,就会折腾人。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还是老实的捡了靠窗一侧坐下。

宇文墨渊也盘腿坐在了她的对侧,对她说:“是狼皮的垫子,不会冻着你的。你选白子还是黑子?记着,只有赢了我,我才会把我的法子说出来。”

白依阑心里憋着一股气,也不客气了:“那臣女选黑子。还望殿下手下留情。”

两个人很快便在棋盘上你来我往起来。几手之后,白依阑就知道宇文墨渊的水平很好,于是特别全神贯注。宇文墨渊看着白依阑纤手执棋,一缕青丝垂下来,脸上满是专注的神情,心情觉得很是畅快。

交战正酣,宇文墨渊开口问白依阑:“你的棋艺不错,是和谁学的?”

白依阑正在思索下一步棋该怎么走,不假思索便答:“是和家兄学的。”

宇文墨渊皱了一下眉,又问:“是白卿云?听说他是定远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遗孤。怎地做了定远侯的嫡子?他是何时开始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的?”

白依阑闻言心里升起一丝警惕,从棋盘上撤了手。想想这个问题倒也有不少旁人问过,如实回答道:“家兄三岁的时被父亲带回白玉关的,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并没有其他嫡亲的兄弟,立家兄为嫡子也是父母的心意。”

宇文墨渊盯着她的动作,又说:“我只是随便问问,上次听你说起边城生活,似乎你和白卿云关系很好?”

白依阑看着棋盘,也不想过多解释,只是淡淡的说:“嗯,我们一家在边城生活多年,自是比其他兄弟姐妹走的近些。”

白依阑落下一子,改问宇文墨渊:“不知殿下可否记得那日在漪图阁和西陵王一起的女子是谁?”

宇文墨渊摇摇头:“那日我离的太远,并未看清她的面目。你若是不想和六弟在一起,还关心他的女人做什么?”

白依阑知道他误会了,但也不好解释说自己有心推那个女人和宇文墨池做一对,以此来逃婚。只能找了别的由头:“我那日听着应该是那个女人试图在香里下毒,估计茶水里的毒也是她下的。有仇不报非君子,总要找个机会送还她点什么才好。”

宇文墨渊闷闷的笑了:“你倒是实诚。我会派人慢慢查的,这个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两个人水平不分上下,等一盘棋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了。而最后的胜负则需要靠数子评定,白依阑数了一会儿,长舒一口气,挑挑眉笑了“多谢殿下承让。”

宇文墨渊倒是有些讶异,说到:“这可不是只会下几子的水平,你可把我糊弄过去了。不过我既然答应你,自然会把法子告诉你。我们起来去喝口水,吃点东西。”说着率先起了身。

白依阑在狼皮垫子上跪坐了两个时辰,想起来却觉得脚麻。正在悄悄挣扎起身的时候,宇文墨渊已经向她伸了手。她也不是第一次被宇文墨渊拉起来过了,遂不再矫情,直接借着宇文墨渊的力起了身。

精彩评论

二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重乾皇后传》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木孤水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