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下石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大周贤婿》大周贤婿txt 完整版免费阅读 大周贤婿君臣文

大周贤婿

《大周贤婿》

炮王 著

连载中 历史 李墨,韩夫人 阅文集团

独家作品《大周贤婿》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炮王,主人翁李墨,韩夫人,是一本历史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自古**就是最难对付也是最容易对付的一个组合。说难对付,那是因为官有权,商有钱,权钱结合,无往不利。而说最容易对付,则是因为二者因利走到一起,也会因利而分,当外力远远超过了**所带来的利益时,无论官商

563次点击 更新:2021-04-04 17:06:03

免费阅读
独家作品《大周贤婿》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炮王,主人翁李墨,韩夫人,是一本历史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自古**就是最难对付也是最容易对付的一个组合。说难对付,那是因为官有权,商有钱,权钱结合,无往不利。而说最容易对付,则是因为二者因利走到一起,也会因利而分,当外力远远超过了**所带来的利益时,无论官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自古**就是最难对付也是最容易对付的一个组合。说难对付,那是因为官有权,商有钱,权钱结合,无往不利。而说最容易对付,则是因为二者因利走到一起,也会因利而分,当外力远远超过了**所带来的利益时,无论官商首先所考虑的都是自身的利益。

柳家与苏州官面上的人是否有勾结在眼下并不重要,当务之急是确保韩家自身的安全。从韩月娥的讲述中可以判断,这次柳家针对韩家的行动非常突然,以至于韩家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就说明对方想要对付韩家蓄谋已久。

如果只是想将韩家的买卖自苏州挤走,那只要联合其他商家就可以做到。但偏偏苏州那些商家对此事事先似乎也不知情,直到事发之后才回过神来。以至于当韩家母女登门求助的时候,大部分商家都选择了两不相帮,袖手旁观。

通过韩月娥的讲述,李墨发现以韩夫人的人脉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那些与韩夫人相熟的人即便这次事情帮不上忙,但帮着说项几声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可那些人没有,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些人如此惧怕沾上此事。单单只是一个苏州柳家,恐怕还做不到这个地步。

也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李墨建议大小姐韩月娥立刻带人赶回苏州将人还在苏州的韩夫人给接回杭州。韩夫人是韩家的主心骨,别看如今韩夫人退居二线,可一旦韩夫人遇到什么不测,那韩家必定败落。

抹消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抹消危险存在的本身。说白了就是除掉韩夫人这个大活人。失去韩夫人的韩家即便还有韩家姐妹在,对柳家或者是隐藏在柳家背后的人都将不再构成威胁。李墨不是个君子,在想事情的时候习惯Xing的将人往坏处想,尤其是这次针对韩家的苏州柳家,李墨更是不介意将其设想成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既然是小人,那就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

想要除掉韩夫人并不难,命人假扮盗匪,或者用钱买通附近的盗匪,都能除掉韩夫人。事成之后只要将罪名推到盗匪头上,一个劫财害命的理由就足以打发想要用这事借机发难的人。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那些很傻很天真之人的想法。事关自己母亲的Xing命,韩月娥不敢大意,李墨一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柳家既然敢针对韩家,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干不出来的?尤其是在清楚看到韩夫人在苏州的人脉关系以后,为了永除后患,杀个把人又算什么。

韩月娥连夜带着韩家精壮的家丁赶往苏州,临走之前韩月娥请出了在韩家养老的大管家方忠,既是一直负责照料花圃的那个大管家出面主持大局。至于李墨跟二小姐合谋将韩家继子韩琪赶出韩家这件事,韩月娥采取了默许的态度。毕竟对于韩琪这个人,韩月娥也没有多少好感,以前只是碍于韩夫人的坚持,这才一直隐忍不发。

大小姐一走,李墨就又清闲了下来。韩家退出苏州已成定局,即便要报复,那也是日后的事情,目前将韩家的人从苏州安全带回才是头等大事,不过这事李墨也帮不上忙。至于韩琪那件事,那还要等二小姐回来以后才能去做。

有了两天空闲的李墨跟大管家打了声招呼便离开韩家,准备去自己之前所住的那个家去看看,顺便拿几样先前没有带的东西。可到了“故居”一看,大门敞开,像是招了贼。李墨顺手拿起门口用来支门的短棍,轻手轻脚的向屋内走。

迎面走出一人叫李墨一愣,不过随即就是大喜。竟然是熟人,而对方在看到李墨以后也是有些激动。

“焦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墨扔掉手中短棍问焦魁道。

焦魁闻言笑道:“刚回来,不过你去哪了?我看这屋子像是有段时间没人住了。”

“唉~小弟这不是避祸去了嘛。”李墨叹了口气,对焦魁说出了前因后果,焦魁听后神色古怪,忽然问李墨道:“李墨,你知道孟老大当初安排你去暂住的那户人家是哪家吗?”

“……难道是韩家?”李墨闻言一愣,随即猜测道。

“正是韩家,没想到你到头来还是去了韩家。”

“……焦大哥,孟叔跟韩家是什么关系?”李墨好奇的问道。

可惜焦魁明显不想说这件事,摇头答道:“这事你还是去问孟老大吧。我知道,但孟老大是个不喜欢人乱说话的主,我要是告诉了你,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你别难为我。”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问了。那焦大哥能告诉我你们走后我在晚上遇到的那个女子究竟是谁吗?听她说话的意思她是认识孟叔的。”

“这个……”

“也不能说?”

“嗯。”

“……好吧,我不问这个。焦大哥,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只要是能帮的,我一定帮。”

“焦大哥一定能帮。眼下韩家有难,我不求焦大哥帮韩家渡过此劫,只希望焦大哥能够尽快赶去苏州,保护韩夫人一行人安全返回。虽说韩家的大小姐似乎也练过武,不过终究是个女子,焦大哥去了可以多一层保障。”

“……我去是没问题,那你这里怎么办?你方才不是说过两****要去跟那什么方大虎赎人吗?万一那个方大虎反悔……”

“那个方大虎只是求财,应该不会出尔反尔。”

“人心险恶,你不是总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这样吧,在这杭州城里我还认识几个兄弟……”

“不必了,我陪他走一趟就是了。”屋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焦魁的话。

李墨与焦魁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去,就见一人自屋上跳下,落在院中。焦魁脸色微变,李墨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纳闷的问道:“你是谁?看上去挺眼熟的。”

“哼哼,无耻小贼,你以为你能够躲过初一,就能躲过十五吗?”女子冷笑着说道。

李墨眨巴眨巴眼,“姑娘,我好像以前没见过你,你究竟是哪位呀?”

“装,接着装。”女子轻哼一声,对焦魁说道:“焦魁,你不去保护韩夫人,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啊?哦,我这就去,兄弟保重啊。”焦魁给了李墨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走了。

没义气啊!

院中就剩下李墨跟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李墨很不习惯被一个女人用猫捉老鼠的眼神看着,求人不如求己,李墨自问没对眼前这女人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便笑着说道:“咱们真是有缘啊。”

“嗯,有缘,真有缘。”

“……那什么,那晚我虽然戏弄了你,可也没把你怎么样不是。你临走的时候还把我的钱都给拿去了,咱们这算是扯平了好不好?”

“扯平?没门!从小到大,就没谁敢对我这么无礼过。”女子脸色一变,怒视李墨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李墨脸色不变的问道。

“哼哼,我想怎么样?我要把你给吊起来,让你也尝尝被人绑着是什么滋味。”女子说着从身后取出一捆绳子,冷笑着对李墨说道。

“你,你别过来,我可警告你啊……焦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听到李墨的话,女子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身后哪有人。心知上当的女子当即去看李墨,就见李墨已经跑出了大门,当即咬牙恨道:“该死的小贼,竟敢骗我!”

……

“救命啊,娘子我错了,你就饶了我这回吧。”

大街之上,李墨一边大喊一边往人多的地方跑,身后一女子一声不吭,紧追不放。路边行人纷纷侧目,直到李墨被女子给追的无处可逃。

这世上总算是还有一些仗义执言之人,见李墨被女子给追的无处可逃,当即拦住女子问道:“你这女子为何追打自己的丈夫?”

“什么?你说什么?”女子闻言大怒,手指李墨说道:“你说他是我那什么。”

“娘子,为夫错了,再也不敢偷吃肉了,你就饶我这回吧。”李墨对着女子连连作揖道。

“你,你胡说!”

“是,是,都怪为夫嘴馋,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到这一幕不由对李墨心生同情,不就是偷吃了几块肉嘛,至于大街上追打自己的夫婿?

“女娃啊,夫妻过日子讲究的是一个包容,不过是偷吃了几口肉而已,何必如此斤斤计较。”一名老者温言对女子说教道。

“我……他……”女子被气得七窍生烟,尤其是看到罪魁祸首李墨此时还摆出一副受尽欺凌的模样,更是叫女子感到怒不可遏。想要去将李墨抓过来狠狠教训一顿,出心头一口恶气,可偏偏四周又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护着李墨。

女子大风大浪见过不少,可偏偏没有过这种经历,一时间不由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收场。而李墨却不在乎,虽然这样做会让自己很没面子,但至少可以避免被人用绳子捆上一夜。那被人捆着吊树上一晚上的滋味,想想就叫人不舒服。

“他不是我丈夫!”女子终于把这句话喊了出来。

李墨随即摆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急忙推开众人跑到女子面前求道:“娘子你不要这样说,为夫认错还不行吗?这世上就你我两个相依为命,你要是也舍我而去了,为夫还有什么活头?娘子,咱们回去吧,不管你是要打我还是要骂我,为夫都绝无怨言。”

“你,你……你去死吧!”女子被气得扬手就要打李墨。

“住手!你这个妇人怎么如此心狠?你丈夫既然都已经认错了,为何还要如此逼迫?不就是几块肉吗?我代你夫君赔你。”一声大喝自人群中传来,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大汉手拿一只羊腿走了过来。

“别,别说我娘子,我娘子平时还是很好的。都怪我……”李墨护着女子说道。

“你闭嘴!真是给我们爷们丢脸。拿去!”大汉不由分说的将羊腿塞给了李墨,随后对李墨身后的女子说道:“就没见过你这么斤斤计较的女人。”

女子被气得浑身发抖,李墨见状心中暗笑,不过脸上还是一脸讨好的对女子说道:“娘子,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回去。”女子恶狠狠的瞪着李墨道。

李墨不由缩了缩脖子,将手里的羊腿递给女子道:“娘子,为夫还要去干活,要不你先回去吧。”

“……”女子默默的接过羊腿走了,但她临走时给李墨的眼神很明显,这件事没完。

见没了热闹可看,围观的群众纷纷散去。李墨找到那个送自己一只羊腿的大汉,不管怎么说,羊腿钱总是要给的。

“不必了,那只羊腿就送你了。”大汉很是大度的摆手说道。李墨当然不想平白受人恩惠,坚持要给。大汉推辞了几回,最后还是收下了,邀请李墨共饮几杯,李墨此时无事,也就没有拒绝。

杯来盏去,酒这东西的确是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好东西,大汉略微露出醉态以后,忍不住数落李墨道:“兄弟,不是当哥哥说你,你这丈夫当的,真是不给咱们爷们露脸啊。”

“小弟也知道,可谁让小弟打不过她呢。”李墨苦笑一声道。

“唔?难道你那婆娘还是个练家子?那你当初干嘛要娶她啊?”

“唉~”李墨像是被说到了伤心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苦着脸对大汉说道:“当初娶她的时候就看她文文静静的坐在那里,媒婆说人家姑娘害羞,我当时就信了。可等成亲以后……好家伙,像这种桌子她随手就能抓下一块,捏几下就能变成木屑。唉~”

大汉听后酒顿时就醒了,望着李墨的目光也变得充满了同情。李墨见状心中暗笑,不过表面上还是一脸苦色。

大汉姓高,是城中一屠户,以卖肉为营生。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虽然李墨是个妻管严,但酒量却叫高屠户感到佩服,二人约定改日再聚后,分别向着各自的家走去。

李墨当然是回韩家,为了安全起见,李墨问了韩家门房,在确定没人来找自己以后,李墨的心里才松了口气。可等李墨回到自己的住处,推门就见桌上放着一只羊腿,李墨当即就知道不妙,不等李墨转身逃跑,身背后有人一脚踹在了李墨的屁股上,直接将李墨踹趴在了床上……

精彩评论

算是历史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李墨,韩夫人)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炮王)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