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下石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未来之军娘在上》星际之军婚养娃 010:君沅的信物 未来之军娘在上作者是油爆香菇的小说

《未来之军娘在上》星际之军婚养娃 010:君沅的信物 未来之军娘在上作者是油爆香菇的小说

时间:2021-04-08 08:23:38来源:阅文集团

《未来之军娘在上》星际宠媳妇日常 LOLI控 未来之军娘在上XXOO 连载

未来之军娘在上

类型:科幻空间作者:油爆香菇状态:连载中

《未来之军娘在上》是油爆香菇新出的一本科幻空间新篇,剧情引人入胜,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加入书单。“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么支支吾吾做什么?”仲孙沅又一次被那个女老师轰出来了,原因是她没有回答正确。大概是昨天的印象太深,对方也没有多余的口头羞辱,似乎有些忌惮。不上课正好,她有更多的时间泡在训练室。而那

《未来之军娘在上》 免费试读

“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么支支吾吾做什么?”仲孙沅又一次被那个女老师轰出来了,原因是她没有回答正确。大概是昨天的印象太深,对方也没有多余的口头羞辱,似乎有些忌惮。

不上课正好,她有更多的时间泡在训练室。而那个古怪的少年也前后脚跟过来,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丝丝挣扎和犹豫。仲孙沅一开始还能镇定地无视,一遍又一遍打拳。青松拳虽然简单,但本身有炼体淬骨的功效,施展之时引导缕缕灵气游走全身,更是事半功倍。

一个早上枯燥地过去,下午也基本待在训练室。她以为少年会觉得烦躁无聊,自动离去,没想到他依旧不远不近地跟着,那眼神看得她眉头大皱,甚为不悦。

“啊……我、我听说你家出事了,不知道你现在需不需要帮助?”少年直白地说完这话,下一瞬,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抬手捂着嘴,“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

仲孙沅直白地问出来,“我不想和你兜圈子,直白交代吧,你和君沂是什么关系?”

君沂,刘忻妍为那个土豪男人生下的私生子,也该是真正君沅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不过真正的君沅早就去世,活下来的这个【君沅】不过是刘忻妍瞒天过海掉包的可怜儿。

而现在,那个命运多舛的孩子也被刘忻妍逼死了,活下来的是她仲孙沅。

但其中的曲折无人知晓,在外人眼里,她就是君沅,是刘忻妍的女儿,也是那个私生子同父同母的妹妹!如今家里发生大难,唯一还会关心她的,恐怕就是那个从未谋面的哥哥了。

少年哽了一下,看向仲孙沅的眼神更加狐疑起来,蓦地问了一句,“你真的是君沅?”

“我有说过自己是君沅?”仲孙沅抬手将散落在鬓角的一缕发丝拢到耳后,“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应该去问已经死掉的刘忻妍。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都没有承认过这个身份。”

一开始少年的脸色还有些僵硬,但随着她的叙说,容色渐渐缓和下来,“好吧,那个女人这么对待你,你会产生这样叛逆的想法也是正常的。诚如你所想,我和君沂大哥是认识的。因为他的关系,我才会……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比较尴尬,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少年的名字叫墨肇,和君沂在网络上玩全息游戏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在学习上受了对方的照顾。一个巧合的机会,君沂知道墨肇会成为君沅的同班同学,曾经拜托他照顾君沅。

听了墨肇的叙述,仲孙沅几乎要笑了……这个小子确定他以前的行为是【照顾】?

墨肇脸上露出点点绯红来,略显恼怒地说道,“谁叫你根本是烂泥扶不上墙,和你那个天才哥哥相比,简直连地上的泥土都比不了。Xing格懦弱阴郁,看谁都像欠你几百万。君沂怎么会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妹妹?而且他只是口头上让我照顾你一下,又不是让我当你保姆?”

仲孙沅嗤笑一声,说道,“不知道昨天是哪个家伙向烂泥扶不上墙的人请教?”

墨肇又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憋出一句,“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很大不同。”

仲孙沅倒也没有天真以为旁人看不出来她和原主的不同,看出来才是正常的,看不出来的那都是眼瞎。反正她也没打算一辈子当君沅,“会不同才是正常的吧?”

君沂不过是偶尔提了一句,墨肇一边欺负君沅,一边变相替她解过几次围,也算是照顾到了,没有辜负君沂的托付。这么想来,她算是明白墨肇早上为何那么问她了。

想来刘忻妍当真去君沂那边闹过,并且刘忻妍死后,警方也连夜去探访询问了吧?

两人沉默一会儿,仲孙沅正要询问哪里可以改户籍和姓名,却听墨肇问道,“君沂大哥知道你的事情,他让我来问问你,你要不要和他一起生活?虽然他的日子也不好过,但好歹能照顾你,让你过得比以前好一些……他已经准备搬出那个家了,你可放心。”

仲孙沅果断拒绝,她顶了君沅的身份不假,但这个君沅并非君沂的亲妹妹,“不用了。”

“你……你难道决定不继续上学了?”墨肇说道,“现在没有学历,想要找一份工作很难。”

“上学?看情况吧……”对她来说,重踏仙途才是最重要的,“另外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为了庆祝自己和过去的自己斩断关系,我打算将姓氏改了,你觉得仲孙如何?”

“改姓?”墨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为什么?”

单纯想要和过去斩断关系,改个名字就行了,为何要更改姓氏?

“君这个姓氏,是那个男人的……你觉得依照我这样不被承认的身份,有什么资格顶着这个姓氏?君沂好歹是名义上的婚生子,我呢?做人总要对自己好一些,顶着这么一个膈应自己的姓氏,我会觉得恶心。你也别问我为什么不随刘忻妍姓,你觉得这个可能Xing大么?”

墨肇怀疑的眼神再度落在她身上,似乎想要看出什么蛛丝马迹……这个人,真的是君沅?

“为什么要是仲孙?”这个姓氏……乍听之下,非常冷门,冷门到他根本没听过。

“我喜欢,这个理由充分么?”仲孙沅一句话就将对方堵得没法反驳。

放学回家,仲孙沅检查了一下机关小人的影像,发现屋内没有陌生来客……

莫非那些黑衣人已经打消找寻的念头了?

仲孙沅正想松一口气,却听机关小人说道,“宸沅尊者,今天早上您离开两个时辰之后,就有几个外来人在附近徘徊,形迹可疑……”

仲孙沅这会儿才想起机关小人本身是修真界产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似简陋,但内在的质量还是有保证的,方圆十里的声音都能捕捉到,“他们有说什么吗?”

“那些人似乎在打听十六年前的事情,询问一个女婴的下落,并且详细询问女婴埋葬之所。听那些人的暗中交谈,好像是为了女婴身上携带的证物。”

十六年前的女婴?证物?还牵涉到刘忻妍?仲孙沅下意识抬手摸向脖子,上面有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用红绳串起来的深黑色铁片,上面有凹凸纹路,质地厚重冰凉。

仲孙沅暗暗蹙眉,颇为惊疑,“难道他们寻找的证物就是这个?”

仲孙沅翻找过君沅的记忆,这块铁片似乎是婴儿时就跟着她的。刘忻妍曾经以为它很值钱,想要将它卖掉,不过最后鉴定结果令人失望,它只是一块不值钱的不知名金属罢了。

刘忻妍很生气地将它丢尽了巷角的垃圾桶,还是幼小的君沅抽抽噎噎,瞒着刘忻妍,连夜翻找才将它找回来。铁片被找回的事情,刘忻妍一直不知道……

若是那些人拷问刘忻妍,为的就是这块东西,也难怪她怎么也回答不出来,最后死于非命。

“看来这东西不仅有君沅的身世线索,还关系到一个巨大的秘密,不然那些人也没有必要杀人灭口。”仲孙沅默默叹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没将它丢进芥子空间或者袖里乾坤。

“君沅……倘若有缘,本尊便帮你寻找家人,也算是无意夺舍你的补偿。”

仲孙沅不想将牌子摘下来,干脆弄一个小巧的绣花小布囊将牌子套进去,然后挂在脖子上。

沧溟界经常有修士夺舍旁人延续生命或者追求进一步的突破,但师尊曾戒吿过她,剑修者,夺舍乃是禁忌。倒也不是说不能,而是夺舍之后的怨气会严重影响境界提升或干脆止步不前。

她之前一系列的举动倒是消除了君沅大部分的怨气,也消磨了她对人世的眷恋,但她心中仍然有愧。不过是寻找亲人,花费的时间对于她来说仅仅只是弹指一瞬,也不算麻烦。

“只要那些人一时不放弃,我就有暴露的危险……此地当真不宜久留。”仲孙沅倒想现在就走人,可行事那么匆忙,说不定会引起暗中之人的警惕……此事需要徐徐图之。

说到底还是自己实力太弱,倘若她还是那个万归宗剑尊,她想走人,谁敢说一个不字!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仲孙沅都照常生活,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她已经可以将缕缕灵力输入元婴,孱弱的经脉也拓宽了整整一倍,比之前更加强劲有弹Xing!

看似进步很大,实际上却是君沅的身体落初文学太低,一点点的进步都显得显著。

墨肇从上次谈话之后也没有来找她了,两人井水不犯河水,权当不认识,他也没有继续来找自己的茬。

若校园生活都这么平静,她也不介意继续上学。

然而……但凡是学生,就会面临一场不可避免的挑战,例如——考试。

“期末考试……不是还有两个多月么?”仲孙沅乍听一周之后考试,整个人都不好了。

君沂大哥那么厉害,偏偏妹妹是个扶不上墙的学渣。

PS:/(ㄒoㄒ)/~~,是香菇写得不好么?书评区好冷~~~~~

精彩点评

科幻空间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油爆香菇)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仲孙沅,刘忻妍)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科幻空间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